这里是《得到头条》,我是徐玲。

今天我们从两个话题出发,为你提供知识服务。一是欧盟对微软云进行反垄断调查,二是全国主要城市地铁公司公布去年业绩。

先来看今天的第一条。今年三月份时,有三家欧洲的云计算厂商投诉微软,说微软云在欧洲进行不正当竞争,比如抬高其他云计算平台使用微软软件的成本,并且将微软云相关的多款产品捆绑销售,限制消费者的自由选择。四月初,欧盟反垄断机构对微软云计算业务展开反垄断调查。而就在上周,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作出回应,称微软正在调整,要与欧洲本地的云计算厂商有更多合作,让它们可以更容易地为客户托管Windows和Office软件。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可能在很多人的印象当中,微软还是一家软件公司,但其实,微软已经成功转型成了一家云计算公司。你猜猜看,在目前微软所有产品中,哪个产品的收入占比最大?不是Windows也不是Office,而是Azure,也就是微软的云计算平台。根据微软在4月底最新发布的2022财年第三财季财报,Azure第三季度同比增长了46%,营收达到114亿美元。这也是Azure首次超越Office,成为微软所有产品中占比最大、增速最高的一个。

再来看一下微软在全球云计算当中的市场份额。根据行业研究机构Gartner最新数据,2021年全球云计算市场中,前五名分别是:亚马逊、微软、阿里、谷歌、华为。其中亚马逊占38.92%,微软占21.07%,从市场份额上看,微软和老大亚马逊还有差距。

但是要知道,亚马逊云AWS起步较早,2006年就推出了,最高时曾占据了全球52%的市场份额,而现在却掉到了不到40%;微软云是后来者,一开始市场份额很小,后来一步步扩大地盘,到现在拿下了全球1/5的市场份额。再来看利润率,2021年亚马逊云利润率为不到30%,而微软云利润率为44%,比亚马逊云高出不少。

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呢?实际上,同样是做云计算,亚马逊云和微软云各自的侧重点不一样。

亚马逊云主要以I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为主,也就是云计算的基础设施服务。云计算厂商需要在各个地区去建数据中心,购买服务器、存储等基础设施,然后把这些算力出租给客户。甚至可以说,IaaS的业务本质就是出租服务器。想要实现业务不断增长,就得不断购买新的服务器、扩张数据中心集群,这是一种非常重资产的生意,投入大、利润薄。

站在客户的角度,客户用IaaS服务的动机也很明确,就是降低成本,因为租比买便宜。而且,因为算力和算力之间是通用的,就像电力和电力是一样的,对客户来说没有区别,当然是哪家便宜就用哪家。

事实上,亚马逊云一直以来就是业内的“价格杀手”。据统计,从推出到2020年5月,亚马逊云一共降价了82次。在这样的“暴力降价”面前,实力不足的中小玩家根本扛不住。事实上,现在全球云计算的市场集中度在不断提高,前面说的五大巨头的市场份额在不断扩大。

和亚马逊主要做IaaS、走低价路线不同,微软身为老牌软件巨头,一开始就是从PaaS(Platform as a Service)切入云计算的。PaaS是指,不但给客户提供云计算的基础设施,还在基础设施上配置了操作系统、中间件、运行时等等,从而搭建起了一个软件开发平台,客户在平台上开发自己的应用,只需要关注自己的业务逻辑,而不需要关注底层。

除了PaaS,微软还在大力发展SaaS,这就是现在经常说的“软件即服务”,客户干脆连应用都不用自己开发了,直接用部署在云端的软件和数据就好了。打个比方,云计算厂商就好像是房东出租房子,IaaS相当于“水电气三通”的毛坯房,PaaS相当于精装房,而SaaS是拎包入住的酒店式公寓。提供的服务越来越好,收取的费用当然也越来越高。事实上,微软云真正赚钱的地方就是SaaS业务,包括Office 365套件、客户关系管理系统Dynamics、协同软件Teams等等。

站在客户的角度,它上云的动机也不一样了。用IaaS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而用PaaS和SaaS主要是为了提升业务质量,从而增加收益。换句话说,客户对PaaS和SaaS的价格没有那么敏感,只要增加的收入能够覆盖掉上云的成本,客户就愿意用。而且,客户换个服务器很简单,但是如果要换数据库或者业务应用,都会相当谨慎,不会轻易更换。

换句话说,同样是做云计算,PaaS和SaaS是比IaaS更好的生意,利润厚,客户黏性大。所以我们看到,最近几年微软云的势头很猛,直逼亚马逊。微软在PaaS和SaaS上的突出能力,反过来也带动了IaaS业务的发展。就像一开始说的,欧洲云计算厂商投诉微软云搞垄断,就是因为客户想用微软SaaS服务,同时也就选了微软的IaaS。

那么,这个道理亚马逊不明白吗?当然明白,但是它的核心能力不在这儿。PaaS和SaaS本质上拼的是软件能力,这对于微软来说是看家本领,但对亚马逊来说就有点勉为其难了。不得已,它只好引入IBM、SAP、Oracle等公司的软件产品,部署在自家云上,用来提高客户的黏性。

目前,国内的云计算大厂,包括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等,情况其实和亚马逊差不多,都是做IaaS为主,利润率不要说赶超微软了,比亚马逊都差得远,利润率长期在个位数。更让它们有危机感的是,在IaaS领域还有一股新的竞争势力在强势崛起,这就是运营商云。

比如中国移动的“移动云”去年营收242亿元,同比增长114%;中国电信的“天翼云”去年营收279亿元,同比增长102%。移动云和天翼云加起来,已经占到了阿里云体量的70%左右。也就是说,运营商云现在的规模并不小了,而且还在以超过100%的速度增长。相比来说,去年阿里云的增速不到30%。

在这种情况下,包括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的国内云计算大厂都在转型。具体来说,就是从亚马逊模式转向微软模式,从主要做IaaS到重点发展PaaS和SaaS。你看现在钉钉、企业微信、飞书杀成一团,其实不只事关单个产品,而是对SaaS业务的争夺。可以说,云计算厂商的下半场,决胜的关键就在SaaS业务。

来看今天的第二条。

最近,全国21个城市的地铁公司公布了去年业绩。从运营里程看,排前五位的是上海、北京、广州、成都、武汉;从盈亏情况看,净利润排名前五的是深圳、武汉、南昌、成都、天津。

我注意到,深圳地铁的运营里程数还没排进全国前五,但净利润却排名第一,达28.9亿元。而且,深圳地铁这个净利润是实打实的,相比来说,有的地铁公司虽然账面上盈利,但主要依靠政府补贴。比如,天津地铁赚了6.4亿,收到的补贴是17.1亿;成都地铁赚了9.5亿,政府补贴了将近60亿;而深圳地铁,收到的政府补贴只有1.37亿。

如果看前两年的业绩的话,深圳地铁更夸张,2020年盈利111亿,2019年盈利116亿,排第二的地铁公司利润只有它的一个零头。

消息就是这样,来看看能学到什么知识。

你肯定很好奇,深圳地铁为啥这么能挣钱?这其中有个特殊之处,深圳地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每年的分红是它的一大笔收入。不过,除此之外,深圳地铁的盈利模式和其他城市地铁公司也有明显不同。

简单说就是,其他地铁公司以卖票收入为主,而深圳地铁以物业开发收入为主。比如2021年,成都地铁的票务收入占总营收的51%,而深圳地铁的票务收入只占总营收的24%。深圳地铁营收的真正大头是站城一体化开发,占总营收的58%。

站城一体化开发,有一个更学术的词,叫“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简称TOD(Transit oriented development)。在传统的地铁开发模式中,一般是先有城市开发,把商业区、居民区、CBD等建好之后,再修一条地铁把这些区域连起来。地铁经过的地方,周边的土地和房屋都会涨价,但这部分溢价会落到原业主手里,跟地铁公司没啥关系。

而TOD模式是反过来的:先修地铁,再做城市开发。具体来说就是以地铁站为中心,在方圆2公里左右的范围内,建造小型的城市综合体,这里头包括商铺、写字楼、公寓等等。比如世界上最有名的一座TOD综合体,是位于东京涩谷区的“未来之光”,被称作是轨道线上的“立体城市”。B5到B3层是地铁车站,B3到F7层是和地铁车站无缝对接的商业区,再往上是一个能容纳2000人的大剧院,以及十几层的写字楼。

TOD与TOD之间采用轨道交通,TOD内部靠步行和自行车。TOD核心区是出站步行10分钟能到达的区域,TOD的边界是离车站两公里左右,骑自行车可以轻松达到。

你看,TOD模式是把城市扩大的方式,从摊大饼变成了穿珍珠。珍珠就是一个一个的TOD综合体,穿珍珠的线就是地铁。往大了说,TOD模式是对城市空间的重新布局;往小了说,TOD模式能够改变地铁公司的盈利模式,不但可以拿到地铁开发带来的地产溢价,还可以通过综合体运营来获得长期稳定收益。

比如上世纪70年代,香港采用TOD模式陆续开发了荃湾、沙田、屯门等9个新镇,用来承接城中心外溢的人口。在这个过程中,港铁公司成为最大赢家。在项目开发前,政府把沿线的土地以未规划建设前的价格卖给港铁公司;TOD建成后,港铁公司再做精细化的开发和运营,部分出售,部分自持。从2005年至今的17年里,除了2020年受疫情影响亏损外,港铁公司每年都保持着80亿港元以上的利润。

深圳地铁就是借鉴了隔壁港铁的TOD模式,从十多年前的严重亏损,变成了现在中国最会赚钱的地铁公司。目前,国内其他城市地铁公司都在跟进TOD模式,我们可以畅想一下,以TOD模式建设的未来城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