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02 大国冲突能避免吗?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今天的内容来自《何帆的读书俱乐部》。

何帆老师你肯定知道,著名经济学家,更是读书高手。据说,他每年至少要读300本书,几乎是一天一本。这门课程《何帆的读书俱乐部》,就是何帆老师为你打造的一个阅读计划。他开出了一张300本的经典书单,并且带你精读其中的50本。有这50本书傍身,从此你会变得特别的自信,因为你已经建立了自己的读书系统。

今天分享给你的一讲,何帆老师串讲的这本书叫《大国政治的悲剧》。那么,看待国际政治有哪几种观点?为什么我们所在的世界并不太平?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何帆老师是怎么说的。

你好啊,我是何帆,欢迎回到我们的读书俱乐部。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通识七观的国际这个学习单元。我们先来读一读芝加哥大学国际政治学家米尔斯海默的《大国政治的悲剧》。

这本书最有争议的观点就是中美之间必有冲突,甚至可能发生战争。我们要用批判的眼光来看这本书。这本书有助于我们从美国人的角度理解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这一讲,我们先介绍一些背景知识。请你先跟我一起读读米尔斯海默的第一章。

米尔斯海默是国际政治理论里进攻性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我先简单给你讲一下国际政治理论里的两大传统:一个是自由主义传统,一个是现实主义传统。

自由主义传统可以上溯到18世纪欧洲的启蒙运动。国际政治中的自由主义者对世界和平抱有更大的信心。自由主义者有三个流行甚广的观点。

第一个观点是民主和平论,也就是说民主国家不会对其它的民主国家发动战争。这个观点受到著名哲学家康德的《永久和平论》这篇文章的影响。简单地说,这是因为,在民主国家里,打仗不打仗这件事情是要由公民一致决定的,不是某个独裁者自己说了算的,统治者说,咱们去打别人吧。公民们说,要打你去打,我们才不干呢,于是,仗就打不起来了。

第二种观点是经济相互依赖和平论,也就是说,如果两个国家之间经济联系日益紧密,国家变得更加富足,它们之间发生战争的概率就会减少。

这是因为,一旦出现战争,各国都会受损,再一计算,即使打赢了也可能得不偿失,既然是赔本的买卖,那干吗要打仗呢?

我们介绍过托马斯·弗里德曼,也就是《谢谢你迟到》的作者,他就有很多“高论”。一种“高论”是“金色M理论”,也就是说,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了能够吃上麦当劳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人民就会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就没有心思再去打仗了。另一种“高论”是“戴尔危机防防范理论”,也就是说,由于在台湾海峡的两岸,都有戴尔的投资,所以绝对不可能会出现台海战争,因为只要一打仗,戴尔就会撤资,对双方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第三种观点是国际制度和平论。这种观点也受到康德的影响。自由主义者认为,虽然在各个主权国家之上没有更大的权威,但各国之间遵循着基本的行为规范,不管是彼此合作,还是互相竞争,总是要遵循这些基本的规范的,而这些规范会在无形之中约束各国的行为。谁不遵守这套规则,别人都会对你指指戳戳,这个压力可是不好受的。

你可能觉得自由主义者过于天真了。的确,我们刚刚说到的这三种假说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可是,米尔斯海默讲到,美国人很认这一套。美国人基本上都是乐观主义者,相信人是向善的。美国人也相信,道德应该在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战争之所以不好,不是因为有人要打美国,而是因为战争本身是邪恶的。

我举个很有名的例子。1994年,在卢旺达发生了大屠杀,大约有80万人死于非命,很多人是被砍刀砍死的。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卢旺达的时候,去向死难者家属道歉,因为美国当年没有出兵干预。卢旺达远在天边,跟美国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美国民众对本国政府没有制止这场人间惨案,至今耿耿于怀。

这当然是一种很值得赞许的情怀,但同样这种情怀,也会导致美国对别国滥加干预。美国最喜欢把别的国家称作“邪恶国家”。也就是说,在美国人的眼里,国家是有善恶之分的,这是一种典型的自由主义观点。现实主义者绝对不会这么看。米尔斯海默就说,大国就跟台球一样,只有型号大小之分。

和自由主义相比,现实主义者看待国际政治更悲观。虽然现实主义者认为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很令人向往,但他们觉得这只是一种幻想。

现实主义者认为国际政治的常态的无政府状态,也就是说,在主权国家之上没有更大的权力了。你要是遇到了危险和困难,可以打110报警,要是一个国家遇到了危险和困难,它去哪里打110求助呢?国家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自救。

现实主义者还认为,国家之间是没有善恶之分的,不管一个国家的文化政治体制如何,不管是谁掌权,在遇到外部的挑战时,政府都会按照同样的逻辑行事。现实主义者还认为,国家之间在有的情况下可能会合作,但大多数情况下是互相竞争的。

那是不是说现实主义者都认为国家和国家之间必然会出现冲突,甚至是战争呢?也不是这样的。米尔斯海默是现实主义中的进攻性现实主义,还有跟他不一样的一派观点是防御性现实主义。

防御性现实主义认为,国家最大的目标不是称霸,而是保命。追求生存是国家最大的目标。出于追求生存的本能,国家会有一种维持现状的偏好,大家会互相警惕,但相互制衡,最后相安无事。

著名的国际政治学家杰维斯和斯奈德提出了进攻防御平衡理论。他们认为军事力量要么是进攻型的,要么是防守型的。当进攻型武器占上风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会更不太平,而当防守型武器占上风的时候,这个世界会相对和平。你可以这样来想,当世界上最锋利的矛能够戳破世界上最坚固的盾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当世界上最坚固的盾能够挡住世界上最锋利的矛的时候,这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

我在第一季何帆大局观里写过一篇文章介绍这个理论,防御性现实主义的基本观点是,国际政治中进攻和防御的平衡常常向防御的方向倾斜,从而使得征服变得更加困难。(矛和盾的军备竞赛)

我们在这一节课先讲了预备知识。我们介绍了国际政治中的自由主义,也介绍了国际政治中的现实主义。现实主义里面有一派是防御性现实主义。

米尔斯海默说,他们都是不对的,我的观点才是对的。他提出的观点被称为进攻性现实主义。下一节课,我们就来讲讲什么是进攻性现实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