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79 什么是“产缘政治”?


你好,这里是罗胖精选。

你可能注意到了,我们正在举办一个“职场软技能大奖赛”。从5月20号一直到5月26号,也就是我们得到6周年生日那天,每天晚上8点,我们都会有一场直播。脱不花、吴博、李倩、罗砚、徐溟旭老师,还有我,都会坐镇得到直播间互动答疑。

你只要在直播间参与答题,回答职场软技能方面的问题,就有机会赢得丰厚的奖品。每天我们都会送出得到阅读器、猫头鹰手办、得到电子书和听书卡等等奖品。好玩,实用,还能长知识。

你在首页搜索“软技能”三个字,就能预约这7场直播。推荐你不要错过。

好,我们来听今天的精选。今天内容来自张笑宇老师的课程《现代史纲40讲》。

在这一讲里,张笑宇提出了一个重要概念,叫“产缘政治”,也就是通过产业关系来理解政治世界。过去,我们讲的都是“地缘政治”,也就是地理要素的影响。但是张笑宇老师认为,在现代社会,产业关系越来越重要。那么,产缘政治究竟是怎么运作的?怎么用产缘政治来观察历史?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听听张笑宇老师是怎么说的。

您好,欢迎来到《现代史纲》,我是张笑宇。

工业革命之后,现代科技和现代产业的兴起完全改变了“正增长秩序”的逻辑,“正增长秩序”的动力不再主要依赖于商贸活动,科技和产业成为新的动力。

既然“正增长秩序”不再主要依靠商贸了,那人类过去维护“正增长秩序”的经验就失效了。这一讲我就为大家介绍一个新的思想工具,透过这个工具,我们能更好的理解工业革命之后的现代史。这个工具,我把它叫作“产缘政治”。

这是我仿照“地缘政治”创造的一个术语。如果“地缘政治”里,我们能够通过一道山脉、一条河流、一片平原和一个半岛来理解政治世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通过一条产业链、一组科技、一系列科研机构和公司来理解政治冲突和社会变迁呢?

所谓“产缘政治” ,就是通过产业关系来理解政治世界。

工业革命之后,生产纷繁芜杂,历史也复杂多变,我们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一点,我觉得埃隆·马斯克说得最透彻。他说,制造业,本质上就是原子的物理排列。

如果我们把工业现象按照物理学和人类社会的底层规律来拆解,我们就能观察人类所有的工业活动。

我提出“产缘政治”,就是为你把千变万化的工业活动拆解成了三个最核心、最基本的东西。我把它叫作“三流循环”。

一切工业生产,还原到物理层面,还原到人类活动,就是能量流、产品流、资本流这三个流的循环。

第一个是能量流。工业生产本质上就是做功,做功就一定要消耗能量,所以现代工业最基础的就是能量。煤炭、石油、电力这些能源,就是工业生产的源动力。它的能量循环,就像食物对人一样重要。

产品流,就是人类消耗能量所生产出来的产品。比如我们每天吃的外卖,在源头上是谁生产的,是谁运输和销售的,这个生产、运输和销售的中心网络又是谁?这些是工业活动的最主体部分。

你不要小瞧这些产品,关键时刻可以发挥巨大作用。比如说疫情以来,中国小小的一个气管供应商,就可以制约德国呼吸机的产量;熔喷布这么一个纺织原材料,就可以影响美国口罩的产量;再比如说最近一段时间,全球商品价格都受到航运的影响,集装箱价格涨了十倍,不可能不产生通货膨胀。这就是产品流的威力。

资本流,简单说,就是金钱的循环。尤瓦尔·赫拉利说得好,人类是个有想象力的动物,而金钱是我们想象出来的,唯一一个能够让我们超越宗教、种族、意识形态的壁垒、分工合作的力量。没有钱,就不可能驱动工业生产。

你仔细想想,人类所有的工业活动,是不是都是围绕着这三个流?透过这三个流,可以俯瞰性地解释人类文明的始终。

这三个流其实不是在工业革命之后诞生的。从人类从事生产活动开始,这三个流就存在。

比如说,工业革命时代以前,人类最广泛应用的能量流是什么呢?是人体自身,也就是我们肉体的劳动力。

这其实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古代社会,暴力是最主要的社会分配资源,你把刀架在脖子上,他敢不去修金字塔吗?敢不去修长城吗?在工业革命之前,暴力是集中大规模调动人力能量效率最高的手段。

再比如,我们之前讲过汉萨同盟的故事。为什么汉萨同盟那么强大?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垄断了北海鲱鱼的供给。

在中世纪的欧洲,天主教是要求人们斋戒的,也就是一年中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吃猪肉、羊肉和牛肉。但是鱼肉不在禁止范围。所以你要补充蛋白质,你只能吃鱼。汉萨同盟控制了你的能量供给,这是它有那么强大力量的根本原因。

当然,在古代社会,工业活动还没有那么发达,所以历史的主线经常是暴力集团的故事,也就是帝王将相史。

但是到了现代社会,能量流的效率和杀伤力已经大大增强。举例来说,马的拉力是用于衡量机械的功率。人类发明水磨和风车之后,机械的功率可以达到3—60马力不等。而在瓦特改良蒸汽机后,一台蒸汽机锅炉的动力可以达到70马力上下,建造10台锅炉,就能持续输出700马力的能量源。这意味着人类获得了更大的效率来创造物质财富。工业已经成为人类最强大的力量,所以历史的主线,也就应该从工业活动的视角展开。

运用这三种流来分析人类政治因果联系,这就是“产缘政治” 的内核。

当我们从这个全新的视角来重新分析工业革命以来两百年的现代历史。你会意识到大量从前没有想象过的因果联系。

比如,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上半叶的工人运动为什么给人类带来了普选民主?为什么推动了工党、社会主义运动还有工人福利的诞生?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煤炭产业的工人一罢工,就可以掐死能量流循环。大英帝国的军舰都开不出港口,政府当然很快就妥协。

但是到20世纪中叶开始,工人罢工的效果为什么就没那么强了?一个非常底层的原因,是人类从煤炭改用石油,而石油运输管道不那么依赖工人。工人运动掐不死能量流了,政治力量也就削弱了。

再比如,我们都知道19世纪大清出了一位民族英雄左宗棠,他的最大功绩是给中国收复了新疆。但是,新疆为什么会乱掉呢?这是因为沙俄帝国开始东进了。

为什么沙俄帝国开始东进了呢?这又跟美国南北战争有关系。南北战争之前,美国南方的种植园是全世界最大的棉花生产基地。林肯一打南北战争,南方奴隶们造反了,不生产棉花了,沙皇俄国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弯道超车机会,所以要跑到中亚去寻找棉花产地。

很少有人知道,左宗棠收复新疆的背后,竟然跟棉花有关。

所以你看,人类活动背后是有物理学规律的。发挥这种物理学规律的就是工业的力量。

而能量流是“三流循环”里最基础、最重要,也最能“以小博大”的领域。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反复证明,开启了能量革命,才能开启真正的工业革命;而掌握了能量流的国家,也就会成为这一场工业革命时代,占据最中心地位的帝国。

比如,煤钢产量曾居世界第一的英国打造了全球帝国;战后欧洲的一体化以煤钢联营为起点;控制全球石油流动的美国建立了石油—美元体系,也即国际能源—金融霸权,但它同时也很难撼动掌控全球天然气流动的俄国政权。

到这里,我相信你对“产缘政治”这种新视角的威力已经有粗略了解了,在接下来的课程里,我们将围绕着“三流”,进入更具体的历史分析。

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我们来简单回顾一下这一讲的内容。

这一讲,我们介绍了“产缘政治”这个概念的核心内涵。我们可以把人类的活动还原为三大基本层级:能量流、产品流和资本流。产品流也叫商品流,它也包含信息流。“产缘政治”就是分析能量流、产品流和资本流影响战争、革命和历史变迁的方法。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都可以用这个工具进行重新分析和梳理。